X
星巴克前CEO参选美国总统被全民diss,说明了什么?
今日推荐:2019年02月22日 假张 假装在纽约

1、


1月底,星巴克前CEO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正在“非常严肃地”考虑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



作为一个每天一杯榛果拿铁的重度星巴克消费者,一开始我觉得这件事还挺值得高兴的,仿佛自己也沾了点喜气。


相信很多中国人也是同样的感觉,我记得在群聊里看到有人开玩笑地揶揄某个一直在号称对标星巴克的中国连锁咖啡品牌说,“人家的CEO都去选总统了,这次看你们还怎么跟进。”


我原本以为美国人也会看好舒尔茨的竞选前景,毕竟美国人还是挺喜欢星巴克的。


以前的美国,虽然大多数人日常也喝咖啡,但美国人对咖啡的要求并不高,街头小店和餐车卖的都是那种50美分、1美元一杯的劣质咖啡。


就如同中国,虽然茶文化博大深远,但大多数每天在办公室里泡茶的中国人可能并不会太讲究茶的质量。


是星巴克凭空创造了所谓的美式连锁咖啡文化,手把手地教会美国人念“latte”、“grande”这些来自欧洲语言充满异域风情的单词,说服美国人和世界人民花上几美元去买一杯咖啡,顺便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在全世界有28000家门店的商业巨无霸。


你可以不认同星巴克的咖啡口味,但不可否认的是星巴克成功地销售了一种“标准口味的咖啡+公共空间”的美式生活方式,它已经成功地进入了美国的大众流行文化,成为美式文化的经典品牌。


星巴克的企业形象很好。它们注重员工福利、出资鼓励员工接受教育、很早就推行男女同工同酬、热爱地球关心环境保护、热心性别平权(即使在中国市场它们也出了彩虹杯)…… 简直堪称模范企业公民。


和美国很多其他负面新闻缠身的跨国公司相比,很少引起争议,再不喜欢星巴克的人也很难对它们恨得起来。


霍华德·舒尔茨本人的公众形象也不错。他低调谦和,与发妻从1982年结婚以来不离不弃,两人一直以恩爱形象示人,连这次宣布参选他都是和妻子一起接受的电视采访。



舒尔茨的人生经历很传奇:他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一个赤贫社区,从小在政府公屋里长大,父母都没念完中学就辍学了。但最后,他成功地打造出了星巴克这个咖啡帝国。


简单地讲,这是一个社会底层的穷小子凭借自己敏锐的商业嗅觉和过人的经营天赋、逆袭成为巨富的故事。所谓的“rags to riches”,是人人喜闻乐见的美国梦的标准样板。


2、


所以,考虑到这些背景,我以为美国人会欢迎舒尔茨参选总统。


但后来一看媒体报道,发现并不是这样。


乖乖,几乎整个美国都在骂舒尔茨。不少媒体和公众人物甚至公开呼吁抵制他的参选。



直接的原因,是做了一辈子民主党人的舒尔茨,表示要放弃民主党人的身份,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


当前的美国,全民倒特朗普,没有人希望特朗普连任再做四年总统。


所以舒尔茨以独立身份参选被认为会分散未来那个民主党候选人的选票,反而是在帮助特朗普连任。


2016年那次总统大选,很多人看好的纽约前市长、亿万富豪布隆伯格,就因为担心自己会分散希拉里的选票而放弃了参选。这一次,他也公开严厉地批评了舒尔茨。


但这只是表面原因。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美国人不喜欢舒尔茨在经济问题上的立场。


当前的美国,最热门的一个讨论是:


是否应该对年收入在1000万美元以上的富豪开征70%的税?


很多美国人是支持的。但身家几十亿的舒尔茨说:这样做不行,虽然我也赞同要对富豪征重税,但70%真的有点太多了。


美国人希望实行全民医保,但舒尔茨说,虽然人人都享受免费医保听上去很美妙,但不现实啊,钱从哪里来?


诸如此类,都是舒尔茨和现在美国主流民意的分歧所在。


也难怪,美国人会不喜欢舒尔茨参选了。


舒尔茨认为自己是“中间派”,他认同美国社会存在的贫富差距等问题,但反对用激烈的手段去解决。


中间派在任何时候都不吃香,在当前的美国尤其如此。


从这件事开始,我意识到:


美国社会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改变,一股左翼激进的思潮正在席卷而来、迅速地发展壮大。


而富人,更确切地说超级富豪,正在成为这股社会思潮的目标。


3、


有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这一点。


比如昨天写的亚马逊撤离纽约,纽约人抗议亚马逊新总部的主要原因是担心会造成社区的士绅化。


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美国人对与亚马逊和贝索斯所代表的那个巨富阶层的不信任和反感。


亚马逊在和纽约政府谈判的时候,附带提了一个小要求:在总部旁边给贝索斯建一个直升机坪。


按理说这不算什么太过分的要求,地球首富坐直升机上班不是很正常吗?


最近大家都在讲“车厘子自由”,进口的车厘子在中国售价昂贵,能够在想吃的时候就买,说明实现了某种程度的财务自由,是成功的一个标志。


贝索斯的这个直升机自由,我想应该还是有的。


但在当前美国的主流民意下,这件事成为了亚马逊脱离大众、不问民生疾苦的一个罪证。


纽约地方报纸《纽约邮报》就制作了这么一个头版封面丑化贝索斯。



当然,说美国人仇富并不正确。


更确切地说,他们仇恨的是社会不公,是超级富豪和巨型企业反而享受着更优惠的税率、反而比劳工阶层交的税更少。


而这些确实都是美国社会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这几十年,总体来说美国的贫富差距是在急剧扩大的。


各种政策,对大企业和亿万大富豪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友好。


造成的结果就是,穷者更穷,富者更富。


还是亚马逊来说。


2017年亚马逊在美国的利润是56亿美元,2018年翻番达到112亿美元,但在享受了一系列的减税和优惠政策以后,这两年亚马逊不但没有交一分钱的联邦税,反而每年都得到了1亿多的退税。


当然,亚马逊绝对没有触犯法律,一切都是在法律法规的范围之内完成的。



不光是亚马逊,包括谷歌在内的其他很多大公司都是这么做的。


这,当然不合理。


所以美国人不是仇富,他们反对和想要改变的,是不合理的政策。


4、


现在,美国最当红的政治人物,是一个只有29岁的民主党国会议员。


她的名字叫亚历珊达·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


这段时间媒体上天天是她的头条,风头正劲。


要对富人征收70%的税,是她最早提出来的;倒亚马逊运动,她也是主力。



科特兹出生在纽约五个大区里最穷的布朗克斯(Bronx),父亲是第二代波多黎各移民,母亲更是第一代波多黎各移民。


她没有什么政治背景,没有任何社会资源,完全是个默默无闻的草根小人物。去年参加中期选举时,她还在一家小餐馆打工当服务员。


她的对手已经在选区里当了15年的议员,竞选经费340万美元;而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靠民众自发的小额捐款,最终只筹集到19.4万,只有对手的二十分之一。


但就是这样一个草根,最终赢下了这场不可能的胜利,创下了一个奇迹,最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国会议员。


女性、少数族裔——你也许会认为科特兹的成功,又是拜美国社会政治正确的风向所赐,是在搞平衡。


其实不是。她的走红,和政治正确一点关系也没有。


选民之所以把票投给她,是被她的主张吸引。他们不再信任那些从政多年的建制派政客,转而相信只有这样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草根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


科特兹说的征税70%,不是指总收入,而只是年收入超过1000万美元的那部分。举个例子,年收入1100万的人,不是说要交掉770万的税,而是1000万以下按照正常税率交,只有100万那部分才要交掉70%,也就是70万。


所以,她并不是要打土豪分田地,没有那么恐怖。


但是考虑到美国目前对年收入1000万以上巨富的税率只有35%左右,科特兹主张的税率一下子翻倍,还是非常激进的。


再来看一下她其他的政治主张,就知道为什么美国人喜欢她,而不喜欢星巴克的前CEO了:



Medicare for All,全民医保;


Universal Jobs Guarantee,人人有工做,政府保障就业;


Fully Funded Public Schools & Universities,公立大学和职业培训学校完全免费;


Housing as a Human Right,住房是天赋人权,让每个人都能住得起房子……


这些都是很偏社会主义的主张,不过这个社会主义不是古巴和委内瑞拉,更像是瑞典这些北欧国家的民主社会主义。


科特兹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她加入了一个叫做“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全国性组织。


民主党很多议员都得到了这个组织的背书,其中就包括我去年写过的《欲望城市》里的辛西娅·尼克松。


5、


科特兹非常激进,但她有群众基础。


有调查显示,她征税70%的主张,全美国有59%的人支持。


民主党的选民里,支持的更是高达71%。


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曾经被认为是激进的思想,现在开始成为了社会主流。


以前的美国社会,虽然有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差异,但基本上还是处在比较中间的区域。


变化应该是从2016年的大选开始的,当时自称是社会主义者的老头子山德斯就风生水起,差点在民主党内初选里击败了得到所有民主党建制派大佬倾力支持的希拉里。


在特朗普裹挟着极右势力得势上台之后,左倾的思想也开始迅速地壮大,就像是一种平衡,一种应激反应,一种反作用力。



相比山德斯,科特兹更年轻、更激进。


相比三年前,现在她的身后站着更多的人。


《纽约时报》有一篇评论文章说:


“在全美各地,人们、尤其是女性,正在用近乎超自然的力量,试图从头开始重建民主。


对于那些反对特朗普的中年郊区居民来说,这通常意味着支持民主党。


但是,年轻人把特朗普的当选看成是美国政治和经济体系的终极崩坏,对于他们来说,这意味着要重塑民主党、把民主党改造成民主社会主义的工具。”


简单地讲就是,民主党本身也在迅速分裂。


新一代的年轻人正在抛弃中庸的民主党建制派,想用一种更激进的方式改造他们认为已经崩坏的美国社会。


科特兹接受CBS新闻节目《60分钟》采访,和主持人安德森·库珀有一段很精彩的对话。



库珀:你说的这些,都是很激进的主张啊。


科特兹:我觉得,改变这个国家的从来都只是那些激进的人。当年林肯签署《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就是一个激进的决定;富兰克林签署《社会保障法》建立社会保障体系,同样也是一个激进的决定。


库珀:那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激进分子吗?


科特兹:是的。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就是激进的话,那就叫我激进分子好了。


所以,这一股正在风生水起的激进力量,会把美国带到什么样的地方?


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只能等待时间来揭晓。


——



1、关于社会平等、贫富差距、公平效率,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人与事可以写。昨天的文章可以和今天搭配在一起看:

一群纽约小人物扳倒亚马逊


2、对这些问题的观点和态度,可以看出你在左右的政治坐标系里处在什么样的位置。简单地讲,如果你认同公平更重要,那就是左;认为效率更重要,就是右。对气候变化的态度也是一个很好的指标,左派关注气候变化,右派则经济利益至上、不关心气候议题。


3、昨天的二条,也请大家帮忙点一下:

过完年,分享我的2019年学习清单


4、最后,还是帮忙点一下右下角的“好看”啊。


?

看完请点好看?| 欢迎转发朋友圈?|?长按上图二维码关注?

目录已更新,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

转载及合作等请发邮件ask@jiazhuang.us

0条评论


拉菲娱乐_拉菲娱乐官网_拉菲娱乐官网